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淫途亦修仙】【第三十九章】【作者:渚碧礁】

9月前   ·   【小说】长篇连载


【上一章】【淫途亦修仙】【第三十八章】【作者:渚碧礁】

                                         【返回第一章】

【下一章】                                待续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三十九章

  金乌西坠之时柳寿儿才风风火火地回到了道神宗灵兽谷中,杏吧首发一看钟师兄不在石屋中就知道他还在谷中饲养灵兽,寿儿心感愧疚,要说这宗门里对他最好的其实还是钟师兄。

  寿儿拿出纸笔写个字条贴在了钟师兄石屋木门上。在字条上除了表示歉意之外,还大致解释了一下今天午后为何没能及时赶回来接替钟师兄喂养灵兽。另外告知钟师兄晚饭就不用叫他吃了,他已经吃过了。

  寿儿回到自己的石屋里,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唐忠交给他的那用妖兽皮炼制的中级符纸准备开始炼制符箓,在回来的路上他早就已经想好了,虽说他现在已经不主要依靠炼制符箓赚取灵石了,可炼制符箓这门手艺不能丢,除了他自觉自己有炼制符箓的天赋之外,还因为他能感觉的到:这炼制符箓对强大神识很有帮助。他自己有明显感觉自从开始炼制符箓以后他现在的神识探查范围比之前有明显增加。

  寿儿已经想好了,他打算每晚戌时再去找镜花师姐梦境双修,反正去早了也是干等着,还不如趁这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多炼制几张符箓出来,既可以熟悉手法、技艺,又可以赚取灵石。

  寿儿拿出一叠符纸,又拿出符笔、丹砂。这几天为了寻找双修女伴他已经十多天没有动手炼制符箓了。担心手生把比较贵重的中级符纸炼废了,他又取出了几张低阶符纸,先用这几张恢复一下手感。

  先炼制几张他最熟悉的爆炎符,屏气凝神,开始沉心静气运笔在符纸上画起法阵来。 这爆炎符,就是在符纸上用符笔蘸着丹砂绘制了一个引灵阵、一个爆炎术法激发阵,共两个小阵法。

  第一张就画废了,十多天不炼制灵符果然有些手生了。接下来以前的那种感觉就渐渐回来了,连续炼制了六张,成功了三张。

  手感回来了,寿儿这次取出了用妖兽皮炼制的中级符纸,用二级灵兽尾毛、四级妖兽肋骨炼制的中级符笔沾满一级妖兽灵血配制的丹砂,顺畅地在妖兽皮毛制成的符纸上符画着法阵。真气瞬间被灌入笔尖,再通过二级灵兽三角麋鹿的尾毛均匀地灌注在一条条特殊弧度的法阵符线上。

  一个时辰后寿儿收起炼制成功的六张中阶爆炎符,起身披上隐身斗篷,已到戌时是时候去寻镜花师姐梦境双修去了。

  由于此时施镜花已进入她的卧室插上了铁门,所以寿儿这次就不能像之前那样从院子里进入了,而是从院后五丈外那个巨石旁他挖的那个地下道隐身进入施镜花卧室中香塌之下。

  悄无声息地从香榻之下钻了出来,抬头一看满身湿气的施镜花正在香榻上打坐修行,看来是刚刚洗浴完。

  “唉,看来是晚来一步,失去了跟镜花师姐共同洗鸳鸯浴的好机会。可惜啊!”寿儿暗暗叹息一声。

  迅速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块神秘的蓝色骨头来,对准施镜花注入真气。 就只见那神秘的蓝色骨头上发出一圈圈淡蓝色光华静静地照在了正平静盘腿打坐的施镜花头上。本来昂首挺胸认真打坐吐纳的施镜花突兀地全身一软,身体软软地倒在了香榻上,看她表情恬静,呼吸匀称似乎是安然入睡了。

  寿儿一看月华神兽遗骨残片果然神奇,镜花师姐竟真的进入了梦境之中,连忙又从储物戒指内取出那两个采花专业法阵的阵旗、阵盘,先把这隐息法阵、蔽音法阵的八面阵旗摆在卧室四角。再把两个阵盘摆在卧房中央,注入真气在阵盘中,丝丝符纹暗光流转,渐渐蔓延开来沟通八面阵旗连通起来,逐渐在整个卧房中形成一个无形的结界。见阵法启动,寿儿又摸出两块灵石来放入阵盘的阵眼之中作为驱动能量,这样他就可以腾出手来任意施为了。

  ……

  施镜花感觉自己昏昏沉沉刚刚睡醒睁开双眸,就见一人正鬼鬼祟祟在自己卧房里正低头布置什么东西,她本想惊叫出声可怎么看那人背影那么熟悉呢?

  不多时那人站起身转过身来面向自己,就见那人长身如玉、丰神俊朗、面带邪异微笑,正是她倾心已久的秦德璐师兄。

  “啊? 秦师兄?你怎么会来到我的卧房?你……”施镜花惊讶道。

  那秦师兄听施镜花这么说竟一脸的错愕,他一边走向施镜花的香榻,一边疑惑道:“咦?镜花师妹,难道你忘记了吗?昨夜咱们不是一同双修,然后一同……”

  “秦师兄,话可不能乱说,谁昨夜跟你双修了?这要是让我道侣听到还不得误会我吗?”

  那秦师兄惊讶地张大嘴:“啊?你竟然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根本就没有的事。请你快快离开我的卧房,我道侣就在隔壁,要是让他看到你进来就不好了。”施镜花佯怒道。

  那秦师兄连连摇头:“唉!真麻烦,难道还得重新再来一遍?”

  “什么重新再来一遍?秦师兄请你快些离去吧,被我道侣听到咱俩对话就惨了。”

  突然就见那秦德璐面色一肃,声音猛然变得苍老低哑:“女娃娃,其实你现在所见一切皆是梦中幻像。皆由你的欲念产生。”

  “你……这声音是?好熟悉……我好像在那里听过。”施镜花突然听得这声音浑身一震。

  “对,正是老夫。前夜那个答应帮你的老人家。”那声音道,不过由秦德璐口里说出来显得画面十分诡异。杏吧首发

  “啊?原来是那位老前辈?可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施镜花震惊。

  “小娃娃,我刚才已经跟你说了,你现在所见一切皆是梦中幻像,皆由你的欲念产生,而我正是那个托梦给你之人。”

  “托梦?可是你为何要托这种梦给我?”施镜花不解。

  “我本是想托梦传功给你的……”

  “您打算传什么功法给我?”施镜花

  “天级双修功法,我托梦传功给你,是要你同你心中最爱之人在这梦中双修此功法的。”那苍老的声音道。

  ……

  现实中的寿儿强忍着不耐烦又扮演“老前辈”把昨晚的那一套说辞又重新说了一遍,还好有了昨晚的打底,这镜花师姐的接受度明显比昨晚更快了,很快就又被说服同意双修了。

  梦境中……

  秦师兄已经脱去了全部衣物坐在香榻上,两腿间一根粗长莹白阳具昂首向天,一个苍老的声音一本正经道:“丫头,快快褪去衣裙,自己扶着此子阳物插入你下面,对坐上来。”

  施镜花脸上绯红一片扭捏道:“老前辈,我道侣就在隔壁,我担心被他听到……”

  “放心吧,我已布置好了蔽音法阵,他一丝声音都听不到的。快些褪去衣裙坐上来。每晚的修行时间很短暂的,要珍惜啊。”

  “那个……老前辈,您能不能回避一下?我想单独同秦师兄双修……”

  “好,我这就离去。”说着那苍老的声音竟真的消失不见了。

  “秦师兄?”施镜花试探着问一句。

  “嘿嘿,镜花师妹快脱吧,我都等不及了。”那秦师兄突然一改一本正经的面容嬉皮笑脸道。

  施镜花这才会意一笑,一件件褪去自己身上的衣裙,渐渐露出了那傲人的雪白身子来。走到秦师兄面前用手扶着胯间哪根邪异美感的玉茎向她两腿间羞处洞口凑去,慢慢将那活儿的肿胀头儿插入少许,拨开两瓣娇艳花瓣再对准蜜洞缓缓下坐身体。

  “啊!……”眼看那六七寸的长家伙就慢慢被吞入蜜穴内,到了膣道深处,就感觉那娇嫩腔道被那肿大的龟头撑得充实又似要裂开,施镜花娇呼一声。施镜花双手扶着男人宽大的双肩,小心翼翼地下蹲着赤裸的胴体,缓缓地缓缓地昂大的龟头撑开一寸寸小径。

  “喔!你讨厌!”还不等施镜花坐到底,秦师兄竟猛一挺屁股那憋得肿胀发紫的火烫大龟头一下子捅到了幽径的最深处。

  似是觉得自己的惊呼太大声了,她警惕地看向门口,狐疑道:“真的不会被听到?”

  “嘿嘿,放心吧。今晚就是把你的这木塌搞塌了你道侣也听不到。”

  “秦师兄你坏死了。唔……你轻点儿疼……不是要双修吗?你怎么先……呜!……”

  卧房内顿时响起了施镜花的一阵阵娇吟。

  ……

  寿儿今日下午同罗羚双修时应她的新姿势,双修与交欢同时进行,于是他顿感茅塞顿开:原来双修的同时也能交欢,可以一心二用,互不耽误,这才是双修的最高境界啊!正是受到了此启发寿儿此时一边同施镜花双修那《本源真经》一边同她共享床笫之欢。

  只是双修了一炷香的时间后,寿儿便觉出双修时吸收灵气的速度不及下午同罗羚在那地下河边摆放八块灵石时的速度。考虑到这道神宗本身就是建在灵脉之上,于是他从储物戒指中只取出四块灵石摆放在身体四周以供吸取灵气。果然在摆放上灵石后周围的灵气浓度加大,双修时合成本源真气的速度也同下午在那地下河边摆放八块灵石时的速度相当了。

  寿儿、施镜花两人没有注意到的是:此时二人的头顶已经渐渐形成一个小型灵气旋窝,周围的灵气被源源不断地吸收进来,那吸收速度明显至少十倍于道神宗普通弟子所修炼的玄级功法《道神决》。杏吧首发

  只是看着那四块灵石上的灵力渐渐消散寿儿心在滴血:下午双修时用了八块灵石,现在又用了四块,再加上催动阵法消耗的四块灵石,这一天下来为了双修就整整消耗了他十六块下品灵石。这可是道神宗给的半年多的俸禄啊。

  “不行,这么下去可不行。虽然我现在赚的灵石不少,可万一以后留影那事黄了呢?我还靠什么修炼?”寿儿心念陡转。边同施镜花双修,边想着长久的双修出路。

  “对了,内门建有巨型引灵阵,那里的灵气浓度数倍于外门,如果以后每晚同镜花师姐到那里双修,效果肯定数倍于这外门。”寿儿开始琢磨起来。

  “明天我就披上隐身斗篷找个内门的偏僻后山,挖个隐蔽洞府,以后每晚我就抱着镜花师姐去那里双修。有这中阶隐息法阵遮蔽气息,量也不会被发现。嘿嘿,好主意,明天有空就去查看一下地形……”寿儿主意已定。

  “啊……不行了,又要射了,镜花师姐这名器真是太厉害了!”寿儿一声惊呼,在施镜花秘径最深处献出了今晚的第一次阳精,一股股滚烫阳精喷射进了她的子宫之内。

  ……

  翌日,太阳还未东升,四下一片黑蒙蒙时,寿儿便已隐身从地道败退而逃。这夜他又整整射了四次才勉强让施镜花泄了身。

  隐身瘫在巨石上边休息,边回味这一晚的疯狂,修为倒是增加了一些,可最宝贵的阳精却一次次的被掏空。

  “镜花师姐那儿都好,就是每次老声声喊着秦师兄,实在是令我难以接受!唉,还是羚姐好,起码跟她双修时她会喊我的名字,听着心里就爽快。”寿儿摇头感叹着。

  寿儿抬头看了看天色,暗想:“看这天色,姐夫应该要出发去坊市了吧?唉,又该去找羚姐双修了。为了早日修成大道,辛苦一点儿没什么!我这就出发前往。”

  又从储物戒指内掏出那大白瓷瓶,灌下一口四级妖蛇骨髓,稍加炼化恢复体力后便起身,隐身向着聚唐村方向飞驰而去。

  约莫飞驰了半个时辰后东方渐渐露出鱼肚白,眼看距离聚唐村已经不到二十里时忽闻远处山道上传来“叮铛……叮铛”的铜铃声。

  “这么早就有马队?”寿儿好奇于是又加速向哪处飞去,正好也顺路。

  可是没过多久他看清了来人,马上绕了个大弯避开远远的。不为别的,因为那里是什么马队啊?分明就是唐忠正骑着他家那头倔毛驴悠悠然向这边走来。

  寿儿虽然明知自己披着隐身斗篷唐忠根本看不到自己,可是做贼心虚的他还是远远地避开了唐忠。

  看着唐忠远去的背影,再想起他在传讯玉符中听到唐忠对他的看重,想到一会儿就要把人家的妻子压在身下一番纵情云雨,寿儿内心颇感愧疚,不过他还是恬不知耻地自我找理由道:“姐夫,实在是对不起了,我找羚姐双修其实也是为她好,她修为太低了遇到修仙高人根本无法自保。咳咳!唉,为了她好就算是被你误会,我也只能忍辱负重这么做了。”

  来到唐忠家大院门口时太阳才刚刚从东方露出半个脸来,大门是关死的,寿儿直接纵身飞过墙头,轻飘飘落在了院子里。四下一个人影都没有,看来都还在屋内休息。他蹑手蹑脚走到东厢房,轻轻一推房门,没推开,里面被门栓插上了,看来罗羚还在卧房内睡觉?

  “奇怪,羚姐,早上不是要给姐夫做饭,送行吗?怎么还没起床?”寿儿边暗暗想着,便外放真气用力缓缓把门栓拔开。

  轻轻推开房门,进屋,虽然屋内拉着窗帘视线有些暗,可还是能看到木塌上铺放着两套棉被、枕头,一个枕头上空无一人,被子也干瘪下去。另一个正盖着棉被侧躺着一人,一头长长秀发有一部分滑落,都快挨到地面了,应该就是罗羚了。

  寿儿又轻轻把门关上,插上门栓,又从储物戒指内取出那两个法阵的阵旗、阵盘,先后在卧室四角摆放妥当,启动法阵。

  一切准备就绪,寿儿脱去隐身斗篷,又轻轻坐到木塌上一件件脱掉全身衣裤,全身赤条条钻进了那个空出来的被窝,里面还有暖意。又伸出右手小心翼翼地撩开罗羚的被角,露出她白嫩嫩的几乎赤裸的脊背来,原来她仅穿着她哪件性感的粉色丝质小肚兜而已,下身也仅穿了遮羞的小亵裤。

  寿儿先紧张地用灵敏的小鼻子嗅了嗅,想闻一闻这二人昨夜有没有交媾。之所以紧张:是因为他内心极其担心罗羚昨夜又跟唐忠交欢,不知怎的,一想到羚姐可能跟自己的丈夫行房,寿儿心里极其难受。

  “还好,没有那种味道。看来羚姐昨晚守身如玉,真是个贞洁的好女人。”寿儿心头欣喜异常。杏吧首发

  再也顾不得许多,掀开自己的被子偷偷钻进罗羚的被子内。闻着罗羚的体香,寿儿情不自禁的伸出手从后背抚摸起她的光滑背脊,又钻入性感肚兜内熟练地握住一只弹性十足的大奶开始轻柔地揉搓。

  “讨厌,你怎么又回来了?不去卖符纸了吗?”罗羚迷迷糊糊地叱道。

  “嗯。”寿儿学着唐忠的低沉嗓音含糊回了句,继续揉搓着那一团软肉。

  可揉了一会儿也不见罗羚再责怪,寿儿心情酸溜溜的,心知平时羚姐就是这样任由那唐忠这么揉弄她玉乳的。

  不知怎的他心头莫名火起,便伸手去扒罗羚那条遮羞的小亵裤。

  “哎呀,烦死了,别动了。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最近修行身体变化太大,还一时不适应,身体很不舒服,这几天你就别碰我了。你怎么不听呢?你再这样我可就真生气了啊。”罗羚扭动身子躲避着,不耐烦道。

  寿儿被责怪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欣喜异常。

  “看来羚姐这几天都没让唐忠碰她。嘿嘿,羚姐真是天下最贞洁的女子。”

  大喜之下寿儿兴奋异常,也不顾罗羚的扭动双手拽住那小亵裤两角,猛一用力就把它整个扒到罗羚膝盖处。

  罗羚一下子扭过身来,看也不看就是一把推开寿儿,大骂道:“唐忠,你还要脸不要脸?一天天不务正业,叫你去卖符纸你竟然还敢偷偷跑回来……”

  不过当罗羚骂了一半,睁开眼怒视“唐忠”时,就惊得长大了嘴巴。半天她缓过劲儿来后,先机敏地看向屋内四角,看到了熟悉的阵旗,她这才放心娇嗔道:

  “寿儿?你这该死的。什么时候钻进来的?你想干什么?”

  “嘿嘿,想干你。”

  “你……不要脸!唔!……”

  下一刻寿儿已经翻身上马,一把扯开了她的肚兜,又用脚把她碍事的小亵裤蹬掉,大大地分开她的双腿,火烫的大龟头已经熟练地抵住了她的桃源洞口。

  “别,寿儿,人家下面还太干,现在插进去会很痛的……啊!……你这饿死鬼投胎的,稍等一下就不行吗?噢……噢……疼!”屋里传来罗羚一声接一声的娇呼声。

  “啪啪啪……啪啪啪……”伴随着罗羚的娇啼,一阵阵响亮的肉体撞击声也随即响起。

  “好紧啊!羚姐,姐夫是不是已经好几天没肏你了?”寿儿恬不知耻道。

  “哼!谁说的?你姐夫这几日可是天天肏我到深夜呢。”罗羚故意气寿儿道。

  “嘿嘿,我刚才可是都听到了。”

  “你……你可真不要脸!得了人家便宜还卖乖!”

  “嘿嘿嘿,谁占谁便宜还不好说呢?”寿儿狡辩。

  “不要脸!寿儿,你怎么现在越来越坏了?喔……喔……你轻点儿……真是个小牛犊子!”

  “哼哼!让你说我坏。还说不?”寿儿发狠道。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阵阵比之前更加猛烈地肉体撞击声在卧房内响起。

  “啊!……啊……不说了,不说了,求求你绕了我吧,啊……轻点儿……噢……”罗羚终于还是忍不住寿儿像打桩般的猛捣狂肏告饶了。

  ……

  “当当当……当当当” 突然后窗传来几声急促的敲击声。

  “谁?”房中正忘情交欢的二人都吃了一惊,连忙向后窗问道。

  “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罗羚脸色惨白。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5228